星期天,你的凝望摑中我左臉。兩頰緋紅卻快過閃電。整個蒼穹思念,可怕的宮殿,和獻給尚.高克多的詩,都要統統出現。今年夏天,除了流放到北國的海邊,重遊索米的森林和島嶼,還要到淼地藍湖找尋詩格洛絲。你,熬那些悲傷的月年,之後和之前,都先要深吸一口的純薄萬香菸。下次再見,又會不會覺得我很面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