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愛麗森小姐的對話

時間:十一月最後一個午後
地點:面向羊和野地的小憂房子
人物:麗迪阿榭與愛麗森小姐

沿野地小路逕行,穿過小孩子的叢林到達診所,由於小房子的樓底很低,與麗迪阿榭的身高差不多(約一百五十五公分),因此她把它命名,面向羊和野地的小憂房子。麗迪阿榭躡手躡腳地走到接待處前,穿粉藍色衣服的護士指指麗迪阿榭身後示意,原來愛麗森小姐一直就站在她身後,愛麗森小姐是一個大約是四十出頭的女人,挑柒的紅髮之外,鼻上有一只閃亮的鼻環。然後她領麗迪阿榭走到另一間室子,安頓好在沙發上。沉默使空氣變得唐突,良久,愛麗森小姐先開腔。

「麗迪阿榭,妳快樂嗎」
麗迪阿榭搖搖頭。
「麗迪阿榭,為什麼不快樂呢」
「因為生活沒有值得快樂的事」
「妳是怎樣不快樂」
「歇斯底里地哭泣」
「還有呢」
「想死」
「妳有自殺的紀錄,為什麼會這樣子呢」
「失卻了對生命的熱情,沉重的力量把我壓垮」
「有沒有自殘」
「現在沒有,我覺得這樣子很懦弱,軟弱得既沒有勇氣面對生存,也沒有力量放棄生命」
「妳是個很聰明的女孩,只是太多愁善感,妳知道這樣是很危險的嗎」
「我只知道我在存活與死亡的邊緣拉扯,但是我現在不想死」
「但你會想死」
「意識上自毀,不斷假想自己的死亡」
「什麼東西會使妳不快樂呢」
「照鏡子的時候」
「什麼時候會令妳快樂呢」
「暫時沒有。例如寄信和收信會使我沒有那麼痛苦,但這是救贖,並不是快樂的事」
「妳把妳自己迫得太緊,逐漸推自己到懸崖,妳覺得這樣子很舒服嗎」
「我也很想變得馴純像鹿,不過我就是常常感到目眩而不聚焦,把自己擺放在如斯光景,弄得這么惡攪,是沒有人的錯哪。」
「妳很容易焦慮」
「我只是想彈好六首Gnossienne,還有看完七部追憶似水年華」
「妳知道沒有人是完美的嗎」
「我知道,但是那些東西不會被算到完美的事上」
「很多人愛妳的,妳不應承受這樣的疼痛」
「就當是原罪的苦難,你不覺得當社工很費力的嗎,就像醫生一樣,一廂情願地挽救垂死的生命」
「初時是一腔熱誠的,但現在卻成了工作的一部分」
「人終究是一個人走的,可是到底為什麼都要變得這樣軟弱不可呢?」
「這是我的職責」
「這亦是自由意志」
「你感到安全嗎」
「當然」
「不,我的意思是,你有能力保護自己的安全嗎」
「我不能肯定,有些人就只是無法喜歡生命,就像在某個定點不對稱下因而失衡。天空的藍是種疾病。抽屜裡有枯萎蘋果葉。揉碎的蛾。秋來冬至,缺欠一些保溫的力氣,統統都不是我們能夠全然掌握的。」
「時間到了,請好好保重」
「喔?好美,又下雨了」